欢迎您光临岳阳市第一中学网站!

一片慧心驰浩宇 万般才情聚巴陵 ——岳阳市一中在第十八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喜获佳绩

来源: 【字体:    

近期,岳阳市一中高三年级623班张艺杰、高二年级628班唐思豆两位同学在陈思思老师的带领下,赴历史文化名城扬州,参加第十八届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全国总决赛。近日从大赛组委会传来喜讯,张艺杰同学以作品《“粥”全》斩获全国总决赛三等奖。

“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是教育部批准举办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主办,是迄今为止全国级别最高、最有权威性、最具影响力的中学生作文赛事之一,备受全国中学师生及教育界、文学界、出版界瞩目。

本次大赛自正式启动,分为初赛和决赛两个阶段。在今年年初进行的初赛中,岳阳市一中学生表现突出,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共有43人获奖,其中一等奖2名,二等奖8名,三等奖12名,优胜奖21名。学校也因此荣获优秀团体奖。

自开赛以来,岳阳市一中积极搭建新时代高中生提升、发展和展现学生的文学素养与写作能力的平台。在学校领导的高度重视下,由学校教务处主办,语文教研组承办。学校语文组老师、文学类社团积极动员学生参赛,语文组组长张霞老师、陈思思老师具体负责组织;语文组老师积极配合按主办方要求,积极为“创新潜质和学科特长”的优秀学生搭建成长平台。

学校高中语文学科组以培养学生语文核心素养为己任,努力提高学生写作能力,为学生创设多种发展路径、搭建平台。连续多年积极组织学生参与”叶圣陶杯”、”语文报杯”等作文大赛,并取得优异成绩。校园文学社白玉兰文学社成立于2000年,曾被评为“全国中学示范文学社团”、“意林优秀作文示范基地”、“湖南省优秀文学社团”,经历十余年发展,为一届又一届的文学青年搭建了一个锻炼与展示自己的舞台。语文教研组还开展了诗文朗诵比赛活动,引导学生热爱经典、体味经典诗文之美,营造充满诗意的校园文化氛围。


张艺杰唐思豆在决赛开幕式上合影


张艺杰全国总决赛获奖证书


学校在大赛初赛中荣获优秀团体奖



初赛部分获奖学生合影


623班 张艺杰



628 唐思豆


初赛一等奖作品欣赏

一帘“幽”梦

——一条平凡窗帘的日记

623班  张艺杰

2020年2月15日    红与白之舞

不知道在幽暗里沉睡了多久,睁开眼,屋内一片沉寂。窗外小雪洒落,雪花从窗户留出的空隙探出头来、向我招手,邀请我同它一道起舞。我心痒难耐。

自从跟随主人来到这座城市、这座房子后,我罕有机会再去跳舞了,每天仅是日复一日地被拉开、合上,遮蔽阳光,甚至无法和阳光直接拥抱,而是隔着一扇窗。我多想被那外边自由的空气撞个满怀。

于是欣然接受,我从那个难能可贵的空隙奔了出去,肆无忌惮地将整个身子投身于大自然的舞台。风不紧不慢地刮着,我自由地与雪花共舞。

红与白、冰与火的交织,我在这半空中献上了一支精彩绝伦的舞蹈,火红明亮,恣意飘扬。我太爱这自然了,爱这座城市,爱这里的人儿,爱这里安逸舒适的人间烟火气。我不愿再回到那个空荡荡的房间,我想继续在这自由的空气里飞舞、看人间川流不息,这是一直以来我的“一帘幽梦”。

 

2020年2月16日    阴冷的鲜红

昨日的残雪很快就消融了,今日是艳阳高照。我本欢呼雀跃着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四处观望却无人与我分享这喜悦。我感到有些奇怪:为何近日街道上寥寥不见人,平日大开的门窗掩得严严实实。只觉得一阵死寂,那太阳的光照射下来也觉得阴冷。我耷拉下头,了无生趣,那鲜红的裙摆随着风惹眼得竟有些刺目了。

 

2020年2月17日    无星之暗

夜色愈浓,今夜无星。

听到隔壁传来的广播、电视声,我才了解到有一种恐怖的“病”以武汉为中心,向全国范围展开攻击。可是隔着门墙我也难以听得清晰:“……星关……飞雁……”,是我想的这些字词吗?那这该是多么美妙的名字啊,如星般闪烁、同鸿雁般洒脱驰骋,我甚至都可以为他们献舞一曲了。可是,这般美妙的名字,怎会带来这样可怖的局面呢?

星辰被乌云湮灭了光,深埋在云层中间,再也看不见。大地一片幽暗,月亮早已逃离这一片是非之地。

 

2020年2月18日    红·灰暗

小区内贴出了抗疫的宣传横幅与标语,“少吃一顿饭,亲情不会淡”、“今天到处串门,明天肺炎上门”、“远离疫情家里宅,防病防灾幸福来”,红红的横幅遍布小区。仔细看了看公告栏里关于新冠肺炎的科普,我才了解到疫情的详情,进一步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现在正是来到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为了保障大家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防止疫情的扩散,全市所有的小区都开始实行了封闭管理,我们窗帘之间的联系也日益稀疏。往日属于都市的繁忙在这座本应车水马龙的城市中已消失殆尽,小区内、街道、远处依稀可见的高速公路上也是难得一见的空空如也。

世界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般模样?在这座我属于并热爱着的城市,我突然无力舞蹈了。失去观众的我,又要为谁而舞蹈呢?我舞蹈的意义又何在呢?被遗弃在这舞台上的我,以后所面临着的就有风吹雨打和我愈发暗淡的红色了吗?我无所适从。

俯瞰整个小区,一处处戒备森严的场景,我又开始担忧主人的安危,已经22天不见他的踪影了;我还担忧我热爱着的这座城市的生命力,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竟早早地就被那可怖的病毒拉下帷幕,往日的一派生机勃勃、人群攒动的热闹景象我仿佛再也看不见了。

于是任那凛冽的冬风将我抛弃又重重地拍下,拍打在窗户上,“啪、啪”,短促而低沉,是我的哀叹,又似是风的忧虑,也是封闭家中人们无力的呻吟。

 

2020年2月29日    天青色

天气阴沉沉,小区内的气压也愈发低沉,这是主人离开的第33天。

无意听到有人谈论道:“我们这群待在城内的人其实也只是一群普通老百姓,一群为生存而努力挣扎的人,谈不上什么英勇无畏,事实上我们怕得要死。那些加油,我感受不到它们所传递的力量了。”

我变得愈发沉默,原本的鲜红也随着风沙雨雪变得暗沉无光。风受够了我的消沉,于是开始疯狂地摇摆我、拍打我、撕扯我,想让我从那个黑暗的梦中醒来,我却疲于反抗。风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后一切趋于平静。他走了?也好,都走吧。

刚这么想到,我又被一阵轻柔的风抬起,他又回来了。风示意我向外看看,我依稀睁开眼,习惯于黑暗的瞳孔一时间无法适应这份光亮——即使是夕阳的余晖。缓了缓神,远处的湖景令我瞠目结舌。夕阳下的湖景异常迷人,余晖照射在湖面泛起波光粼粼,金碧辉煌——有着希望的温度。天边是缓缓落下的一轮金乌,在温暖的夕阳的金色、红色与即将到来的黑夜的深邃的蓝之间,是一种惊艳了时光的颜色——天青色。

我真的太爱这种颜色了,是蓝与绿过渡间的一种奇妙的存在,它素雅却又博人眼球,清新的同时也让你的心为之沉沦。啊,这就是希望的颜色吧!

在我为之震撼时,湖边一幅景象又吸引了我的眼球。社区医院的一位护士小姐姐推着一位戴着口罩的新冠病人在轮椅上,同我一样欣赏着、感受着这美轮美奂。看到此般美景,护士原本因疲惫不堪而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了,病人原本黯然无神的目光中迸发出一丝光芒,而后他们相视一笑,眼神逐渐坚定,相互打了打气,状态恢复、充满希望地回到了医院。

这就是希望的颜色啊!它用尽所有气力,把希望的温度与力量传递给力所能及以内的所有人,是凛冽寒冬中的一盆热炭,让人得以释然、得以喘息,恢复元气,再战病毒。

夜深了,社区医院依旧灯火通明。我收到那里窗帘朋友们的问候,看着建筑内全副武装忙上忙下一刻不曾停歇的医护人员们,心就暖暖的。他们为了普通百姓的康复竭尽了全力,尽管口罩勒痕深切、衣服被汗水湿透、新年伊始却无法与家人团聚、医疗物资紧张、缺乏,仍旧马不停蹄地维系着医院的正常运转,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又想起白天浑浑噩噩中又发现,这群白衣天使们不辞辛劳来到每一家每一户切身了解情况以便及时处理,并用笑脸为每一个被困家中的人送上最诚挚的鼓励。这份希望的温度与力量的传递,实在是令人动容。

我仿佛焕发了新生,从心底有一种温暖与力量油然而生。尽管武汉现在的状况极为糟糕,但这一切终究会过去的。毕竟大家都在为阻断病毒传播贡献着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而且虽然现在依然存在许多问题,但情况确实每天都在不断改进。前不久我才收到风通过千辛万苦捎来的月初时火神山医院的母亲与雷神山医院的白帘小姐问候信,并得知了在中国速度之下铸就的两大世界奇迹,为多少新冠患者提供了一片难得的治疗之地。共克时艰,我想,这就是支持疫情防控最好的行动了吧,待到春风十里、漫天舞樱之时,武汉依旧是那座我热爱并愿与之缠绵的家。

今日的夕阳、夕阳下的湖泊与天空的颜色,特别暖。

 

2020年3月22日    烟火缭新绿

日渐发觉,小区内的树愈发地绿了。又到一年鸟语花香之时,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地漫长,但幸好一切都在步入正轨,武汉城的空气里又逐步开始充斥着那份熟悉而温暖的人间烟火气了。听武大的窗帘朋友说,武大的樱花开了,树下空荡无人、一片宁静。早就听闻没有人时的樱花道最是美得无可挑剔,多么希望有机会能去武大、去其他地方看看。略感遗憾后,我又重振旗鼓,至少经济在不断复苏,我爱的人们在不断恢复健康,全国人民也以各种方式在支持武汉,我感受到了一阵阵力量持续不断地向我涌来。

又想跳舞了,喊来风为我助兴,我又在这春天的空气里放纵身姿、翩然飞舞。一片深红在空气里蔓延,如同燃烧的火焰般,忽大忽小。我唤来一旁被我的舞姿惊艳了的绿叶,红与绿共舞,蜿蜒又盘旋,伴着淡淡的阳光和雀鸟的伴唱,携卷着飘荡在上空的烟火气,把生命与希望舞动得淋漓尽致。我酣然地笑了,同这武汉的绿与烟火一起,笑得热烈而奔放。

 

2020年4月5日    灰色随想

距离主人离开已有69个朝夕,我愈发担忧。今天的天格外阴沉,有一种压迫感,让窗帘都喘不过气来。今天突然有人指指点点着我,说我在这座“空房”外挂了好久了,不知道房间主人去哪里了,只怕凶多吉少。主人不会真的发生些什么事情吧?那我守在这样一所空房外有何意义呢?无所适从,身上原本火热起来了的红又沾染上了污浊的灰,不断侵蚀着我,范围不断扩大。我陷入忧郁、沉思。

 

2020年4月12日    红·希望

第76天了,主人仍不见踪影。正当我的忧虑在我脑中不断盘旋加深之时,那扇尘封已久的大门,终于打开了,投射来一丝明亮的光线。主人回来了!我欣喜若狂,悬着的心也落了地。迎接我的是主人温暖的双手,和女主人一起,将我带下了陪伴我两个多月的舞台。关上了窗,我感到无比温暖,也有些疲惫。

先前人们说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但经过这么些时日,我也想通了。我想告诉人们,那并不是一座“空房”。在这两个多月的舞蹈时光里,有我在房间外奋力舞蹈,树立希望,传递力量。我更像是一面引领方向的旗帜飘荡在空中,指引着消极的人们重拾希望。而是这也是我的舞蹈的目的与意义所在。

 

2020年5月17日    从“网红”到“常青”

今天,我离开了多年以来赖以生存的舞台,去往了一片更开阔的舞地——我受邀来到了湖北省博物馆抗击新冠肺炎特展物件区,以后我就要在这里为人们献舞了!听馆哥说是因为有邻居录下了我这段时间动人的舞姿,传至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千万网友的关注,成了“网红窗帘”,全国窗帘都向我发来贺电。更因为在我身上不但体现了全国人民对武汉人们的关注,也记录了一段充满意义的疫情过程。我感到非常荣幸,却也有很大的压力,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重了起来。在这个新舞台,我有些更有意义的事要做了。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挨过了冬季,便迎来了春天。作为一条平凡的窗帘,又作为一名舞者,更作为见证这座伟大的城市历经风雨后迎来春暖花开的见证者,我希望能在这博物馆的舞台里,永久地舞动我的热烈色彩与故事,告诉后面的人,那一年武汉所经历的雨雪风霜与樱舞晴明,感怀那段艰难却又温暖的时光,分享万物复苏、林木常青所感受到的喜悦与生命力,向一代又一代人,同常青的古树般、永久地传递这一份感人的抗疫力量、中国精神。

这是我心中新的“一帘幽梦”。

(指导老师:杨婷洁)

江陵有鹿

628班 唐思豆

千万年以后,人们还是铭记着,那段大野泽上的历史——威震四荒的三王——叱咤北境的即墨王,割据东海的海琦皇后,自成一国的傀儡老祖,在大野泽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军备竞赛,争夺稀世神兽江陵鹿。数以千记的野生灵兽惨遭屠戮,大泽孕育了几万个春秋的良药仙葩,洗劫近半。江陵本籍灵师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的家乡被践踏成战场,竟没有一位敢有所抗争。

除了镌刻历史的那两个人——

小泽从小就生活在大泽边。大泽全称叫大野泽,大野泽浩浩荡荡方圆千百里,汀洲星罗棋布,大大小小的礁屿上,丛林拔地而起。樨栀灵药昭示着大泽的灵秀神秘,野苔苇草恣意张扬着大泽蓬勃的生息。大野泽里的奇葩异兽多得连村庄中最有名望的老灵师也说不清。苍生万物洒脱的翱翔在这片自由极乐的天地。
    芦苇长小泽三个年头,但小泽从不喊他芦苇哥哥。芦苇是小村里最出色的渔夫的儿子,小泽是小村里最著名的医娘的丫头。每天清晨,当朝阳给大泽撒上粼粼金光,芦苇撑起小舟去捞鱼,小泽就背起小竹篓采草药,偶尔在落日的余晖里遇上了,就一道儿回去。
    直到某天,小泽在老妖柳树上吹柳絮玩儿,猛然望见芦苇正盘腿坐在草地上,一只晶莹灵动的水凤凰就栖在他肩上,还有几只最胆小、最多疑的芷兰兔围在他身边,窸窸窣窣的啃着草。最令人惊讶的是,在他身旁居然有一只江陵鹿!传说中的江陵鹿!整个江陵最为神秘的奇迹!有人说他的角能让人灵力飞升,有人说他的角能带来鸿运,有人说他的角可治百病,能让人长生不老,更有人说得了那对角可以永驻青春美丽……而现在这个神奇的传说就站在小泽眼前!在大野泽上!在芦苇身边!它的两对鹿角似玉、似云雾,更像被冻住的月光。它的眸子像一眼映衬着星光的深潭,它雪白的鹿毛上隐隐约约泛着如虹的流光。江陵鹿一瞥见小泽就消失在了芦苇荡里。但小泽还是从此成了芦苇再也甩不掉的跟班——芦苇居然能通兽语——即使是在灵师中这也是不寻常的本领

“我说芦苇呀,我都跟你混了这么久了,反正我也是灵师,把这个桃子送给你,你就教我兽语吧!”小泽哼哼唧唧,又开始了一天一度的死缠烂打。“都说了,我不清楚啊!”芦苇无奈地把桃子削好,递给小泽,“再说了,你不是也跟异兽们玩得很好嘛,他们早就不躲着你了。”“才不是!那头鹿就特别嫌弃我!上次见他,他拔腿就跑,还溅我一身泥,那可是一条新裙子啊!还有荷叶边呢!等我逮住他非拆了他的角不可……”小泽啃着桃子忿忿不平的捶芦苇,似乎这是芦苇的错。“罢了罢了,警惕一点也好,想害他的人太多。”捶着捶着,小泽的拳头又软了下来,惆怅的望向西边的鬼林——昨天一只漂亮的赤霞狐死在那儿,捕她的大灵师太强,芦苇和小泽没能救下她。
    柔和的夕阳将天空映出令人安心的橙,与夜的苍蓝调和出绮丽梦幻的粉与紫,大野泽渐渐隐没在暮光之中里。赤霞狐的一窝遗孤正舒舒服服的睡在芦苇的小渔舟里。江陵鹿正好奇地盯着这三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小泽轻轻地捧起最大的一只,好像怀里揣着的是一团水。“这些小家伙总不能一直睡在这儿吧,你打算怎么办?” 半晌宁静后,小泽严肃地问道。“先养着,教他们捕猎,再放了。这种事我干得特顺手。”芦苇不加思索答道,“月亮出来了,走吧,送你回家。”

小泽和江陵鹿坐在船头,望着朦胧的月光,细细思索。明天该给小狐狸们弄些什么吃的好呢?

今天受伤的又是一头雾狼,还是头十分蛮实的大雾狼。大野泽常有灵师狩猎,但大多都是为生计打些沼鸡、草兔,即便是捕猛兽也来的不频繁。可近几个月来的三方势力不仅停留得久,还专挑强悍的猛兽下手。大野泽上上下下的生灵无一不惶恐不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死伤惨重。就连幼小的异兽都时常惨遭毒手,以至于小泽和芦苇不是在营救就是在治伤——“到我的药篓子里拿泠仃藤!快点!”小泽一边清理雾狼的伤口,一边发号施令。“哪个是泠仃藤啊?”不知所措的芦苇手忙脚乱地翻着竹篓。“就是那个泛蓝光的,冰冰凉的!”“没……没有啊!”“可恶,关键时刻掉链子!”小泽的手掌上忽然颤颤巍巍长出了一根幽蓝色的藤蔓!汁水被粗暴的挤出,青色的汁液渐渐凝住了鲜血。小泽又从裙上扯下荷叶边,紧紧地扎在雾狼的伤腿上,这才松了口气,瘫坐在落叶里。“有一手啊,小跟班!不枉跟我混了这么多年!”芦苇凑过来,安抚疼得呲牙咧嘴的大雾狼。“跟你有什么关系?这招是我前几天才摸索出来的,强是强,就是太……耗灵力了……”说着说着,小泽就靠在芦苇肩上睡熟了。淡淡的月光,洒在小泽憨憨的睡颜上,雾狼蓬松的大尾巴,还被抱在小姑娘的怀里,恍惚一瞬间,芦苇突然发觉,他的存在或许只是为了守护这片大泽,这些鲜活的生灵,这眼前的和谐安宁。正当他背上小泽往家赶,江陵鹿又默契的出现在了芦苇荡。他轻轻拱了拱小泽,叫芦苇把人放他背上。芦苇哈哈一笑,立马照办,“没想到鹿兄是个傲娇个性啊!我差点真的以为你不喜欢小泽!” “闭嘴!不许乱说!我还没认可她。”“哈哈哈哈……”“真的!你干嘛笑得这么傻?!”虫鸣萦绕不息,人与鹿披上月光,行之所至,激荡起一片片萤火。湖水撒上银辉,波光粼粼,树林沉吟着风从远方带来的诗曲。朦胧夜色中,小泽在鹿背上甜甜地笑了,不知是做了一个怎样的美梦?

美梦总是要醒的。小泽和芦苇怎么也没想到大泽有一天会被血染成红色。堤岸上的浓腥味让小泽感到一阵阵反胃。灵兽的尸体横七竖八的铺在沙洲上。龙门鲤金光闪闪的鳞甲被悉数剥去——那惨状连芦苇也不敢多看几眼;蓝银鳜的骨架堆叠成凌乱的小山,碎鳞凄冷幽怨地散落在血水中;许许多多的美鲛人被掳去,鲛族只剩老弱病残在苟延残喘,无头苍蝇一般在水中尖叫逃窜。大泽之上瘴气弥漫,血污斑斑。小泽急着进森林,不曾想,腿一软就摔在了血泥里。“三王了不起吗?就可以草菅生命?强大就可以欺凌?”芦苇气得浑身发抖,“小泽,你忍得了吗?”“不!上天能忍我也不能忍!我家的事我不管谁管!拉我起来!叫上所有没遭殃的开会!”

大泽终于擂响了第一声战鼓。

自从被三王盯上,芦苇和小泽就立刻成为了重点的狩猎对象。毕竟他们的确让三王乱了阵脚——小泽凭借“大泽是我家”的地形自信,带领小拨异兽游击反攻,挑拨三王互相混战,不久就成为大泽守卫战的中流砥柱。芦苇趁机组织整个大泽的生灵与三王进行正面对峙。正当局势向好扭转,大泽的灭顶劫难却顷刻降临——向来势不两立的三王宣布联合。

小泽依稀记得那晚的月亮是一轮血月,雾霭中弥散着甜腥的气息……

芦苇荡里,江陵鹿跪在小赤霞狐边,努力的咀嚼着泠仃藤,妄图阻止鲜血从那道骇人伤口中喷涌而出。 他痛恨自己没有锋利的爪牙,不能拼死一战;痛恨自己没有灵巧的双手,不能像小泽那样抚治伤痛;他痛恨自己,有一对人人觊觎的鹿角,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献上他的生命,是否真的可以实现那些虚妄的愿望。大泽深处的厮斗声,震得他头晕目眩,唯有不远处的村落还是静悄悄的。

小泽拖着伤腿回来的时候,小赤霞狐已经死了。江陵鹿还跪在那儿。小泽什么也没问,她折下几束芦苇,在药篓里铺成小窝,像第一次抱它那样柔柔的圈住小狐狸,替它擦干血污,叫他呆在窝里——仿佛他还活着一般。江陵鹿依旧跪在那儿,一脸悲戚。“这不是你的错。掠夺的噱头有很多。”小泽淡淡的说着推江陵鹿起来,“三王联合我们抵不住,你快逃吧,我去和芦苇帮你争取时间。”江陵鹿只是站住不动,“我们去接芦苇。”他说道。“好。”小泽微怔片刻,这一次,她终于听懂了。

可惜三王不想给他们团聚的机会。

当江陵鹿疾驰着,刚刚闯入风暴中心,伏在鹿背上的小泽就眼睁睁看见一道水刃穿过了芦苇的胸膛——刹那间,百兽齐啸,哀鸣遍野。

“芦——苇——”

小泽凄厉的尖叫划破夜空,惊起了村落的灯火。

老灵师出发了,猎人也上路了,渐渐地,大野泽四方的江陵灵师纷纷涌向了大野泽深处的战场……

最后,最后,海琦皇后毙命于小泽暴走的荆藤,傀儡老祖与一头岚熊王同归于尽。江泽灵师全力搜捕三王残部,三个月后,终于擒住了北境即墨王。

后来,后来,大野泽第一次拥有了一位唤作芦小泽的佑灵人,传说她能同异兽说话,熟识大泽百草,常有一只江陵鹿作伴,一世守护着大泽的安宁。

千万年以后,江铃各方的佑灵人还时常唱起那悠怅的歌谣——

江陵有鹿,其角也瑳, 芦苇离离,大泽汤汤。江陵有鹿,其鸣也哀,芦苇黯黯,大泽惶惶。江陵有鹿,其眸也炜,芦苇猗猗,大泽欣欣。”

 

(指导老师:李莉)

强?5在线播放